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夏 令 营
夏 令 营

“北京晚报”报道我公司夏令营

夏令营里的反绑架课
北京晚报 记者赵喜斌 2010年08月17日

“北京晚报”报道我公司夏令营  8月4日,房山区上万村,一名12岁的儿童“被绑架”,一把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一名蒙面“歹徒”躲在他的身后,将他藏在一间破旧的房间。“歹徒”滔滔不绝,讲的不是放人的条件,而是告诉被绑架的孩子,在这时应该怎么做。
  这不是真正的绑架案,而是军校夏令营模拟演习,教官在教营员突遭绑架等突发情况时,应该怎样保护自己。校园伤害案频发,家长的神经紧绷。防绑架、防恐等内容第一次走进夏令营。

“不知道发生校园伤害案”
  清晨六点,清脆的哨声打破了寂静,8岁的李浩文翻转身子,又闭上了眼睛。“起床了,起床了。”室友推了推李浩文,拿着脸盆跑向水房。李浩文坐在床边,揉了揉眼睛,套上迷彩服,捧起脸盆,晃晃悠悠地走到了水池边。这是李浩文在中国少年军校总校参加夏令营训练的第四天。
  “在家能看动画片、能上网玩游戏,这里都没有这些。”说起夏令营和家里的不同,李浩文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直转,他不假思索地说:“还有就是,在家里我都是起床之后先吃饭再刷牙,在这里要先刷牙再吃饭。”
  上午,先进行“闪电特卫安防特训营”理论课,40多个7岁到16岁不等的中小学生对于退役特警的讲解显得兴趣不大,“你知道为什么要进行防恐的训练吗?”教官马建峰提问一位小朋友,小男孩摇摇头,“那你知道前段时间,学校出现了伤害案吗?”小男孩咬着手指说:“不知道。”马建峰追问:“学校有没有教你们防恐的知识?”小男孩放下口中的手指说:“没有,只是看到了学校门口多了几个保安。”
  马建峰介绍,由于今年校园恶性事件频发,很多家长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希望提高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和保护能力。他们第一次尝试将防恐专题引进夏令营。除了教给孩子电器、煤气的使用常识,还教给孩子防御绑架的常识,并进行模拟演练。
  “我们是防恐,而不是反恐,就是我们希望在孩子遭到意外的时候,怎样去防止事态恶化,从而保护自己,或者找到机会逃跑,而不是要孩子去和犯罪分子对抗。”

“被绑架了,不要哭闹”
“北京晚报”报道我公司夏令营  下午两点半,教室里变得嘈杂,一个蒙面男子用菜刀“劫持”了一名人质,蒙面人躲在人质身后,一步步退向角落。一场劫持人质演习正在进行,课堂全无上午的寂静,每个同学全都兴奋地站了起来,“如果有坏人带着刀或棍子进入学校要伤害你们,你该怎么办?”李浩文立即说:“我不想被坏人‘切死’,我会比别人跑得快。如果抓到我了,我就喊‘救命’。”他的回答逗笑了其他同学。
  马建峰停下脚步,摘下黑色头套,“一旦我们被人劫持了,不能哭闹,这样会激怒犯罪分子。正确的办法是,我们尽量配合犯罪分子,先保证自己的安全。”马建峰抱住脖子,双手在胸前交叉,李浩文好奇地跟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这样做的目的是,尽量用手臂挡住菜刀,保护住脖子两侧的动脉血管。”李浩文悄悄地溜到了马建峰身后,摸了摸马建峰手中的菜刀,“原来是塑料的啊,跟真的一样。”
  马建峰放下了菜刀,拿起一根绳子,将另一位教官双手死死地反绑在身后,李浩文拉了拉教官双手,“绑得真结实。”马建峰问:“你知道双手被绑之后怎么逃脱吗?”话音未落,身后的教官已经挣脱绳子,跑出教室。
  “哇”,孩子们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叹,李浩文回过头,看到地上只有一条绳子,而教官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们也可以做到。只要在犯罪分子绑手的时候,双手从紧闭的状态稍稍分离,露出一些空间,就算他绑得再紧,也可以把绳子打开。”马建峰把绳子绑到了李浩文的手上,捆绑时李浩文双手微微分离,然后以手腕为轴,两手不停地扭动,“开了,开了。”几名男孩冲到李浩文身边,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绳子,互相做起了试验。
  “一旦被劫持,不能直勾勾地看着对方,如果他们用胶带贴嘴,在贴上瞬间,用舌头轻轻地舔一下胶带,胶带就会出现缝隙,不会导致窒息。”马建峰说,学校的安全教育一般局限在地震、火灾方面,对于突发恶性事件的培训几乎没有,很多孩子在遇到绑架时不知所措,这样不仅对营救有很大的影响,还会给自己的人身安全带来危险。

“北京晚报”报道我公司夏令营学会看营救人员的手势
  教室里突然冒起了浓烟,室内变得嘈杂,马建峰大喊一声:“大家堵住口鼻,顺序撤出教室。”李浩文堵住口鼻,猫着腰跟在队伍的中间跑出教室。跑到教室外的同学,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哈下腰往外跑的方法在学校里讲过,但是从来没演习过。”
  回到教室,马建峰将《安防手册》发给学生,“手册中包含发生危急情况时,孩子们应该怎样做,让他们能够在危险出现的时候不慌乱,可以做一些紧急的应对。也是对家长的一种培训,在生活中教孩子一些避险常识。”马建峰举起自编的《安防手册》说,“有看不懂的地方就问问爸爸妈妈。”
  “给孩子们讲的资料,是翻了很多类型的自救书后编的,还有我自己在处理突发事件时的一些经验。”马建峰原是北京武警部队特级狙击手,多次执行除暴任务,他在防恐课一直强调,“在被绑架的情况下,要尽量配合歹徒,以求自保。同时还得学会配合营救人员,特警处理类似事件,其实很需要孩子的配合。”马建峰竖起拇指,向右侧摆动两下,“在绑架发生的时候,一旦看见武警叔叔做出这样的手势,就要趁机向手指的方向移动,给狙击手闪出空当。”
  “大家还要能看懂一个手势,如果有特警向你做出了大拇指向下或是手掌下压时,就要突然间蹲下,或者微微移动身体,露出后面罪犯的头或是身体,这样有利于特警处置。”马建峰叮嘱同学,“千万不要慌。”

“妈妈你也得学学这个”
  李浩文结束了7天的夏令营,再次躺到了家里舒适的大床上,他美美地滚了好几圈。把一周的脏衣服和被褥扔在卫生间后,就拉住妈妈讲起了夏令营所学到的防恐知识。
“只要是我一个人在家,不管谁叫门,我都不开。”李浩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跑到门前。妈妈说,“如果是我的同事呢?”李浩文用手按住门锁,“那也不开。”
  “因为教官说了,一般的坏人都是半熟脸,都说和家长认识,这样才能骗我开门。”李浩文翻出《安防手册》甩给妈妈,“妈妈你也得学学这个。”
  李浩文的妈妈说,孩子放寒暑假时,总是一个人在家,除了参加夏令营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度过,父母都希望能够让孩子安全地度过假期。“以前我们也跟他说过不给陌生人开门这样的话,但是只要一听到对方知道自己父母的名字,他就放松了警惕,把门打开了。现在,夏令营中老师和教官讲给他们,就比家长说的话管用,他能听进去。”
  李浩文跑到电视柜旁,翻出了一卷宽胶带递给妈妈,“来把我的嘴堵上。”李浩文双唇紧闭,妈妈撕掉一块胶布,轻轻地贴在了他的嘴上,李浩文说:“不行,太松了。”
  又一块胶布紧紧地贴在嘴上,李浩文的小嘴上下移动,脸被憋得通红,胶布在他的嘴上露出了缝隙,李浩文的呼吸变得均匀,“坏人在嘴上贴封条的时候,只要在他贴的时候,用舌头舔一下胶布,胶布就不黏了,动一动嘴就能喘气了,要不非得憋死。”李浩文撕下胶布,“看看,没封上吧。”(北京晚报)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