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师资团队
师资团队

兰飞燕:女子特警队警官

兰飞燕:中国女子特警队警官  兰飞燕 ,1993年入伍自武警四川总队女子特警队,担任该队战士、班长、分队长、区队长,1999年调入武警特种警察学院作战女队(现猎鹰突击队作战女队),担任队长;
 
  2007年晋任特警学院教研部专业技术九级讲师,2011年兼任特警学院教研部教保处副团职参谋,2015年自主择业。
 
  曾作为我国首支女军事专家组成员赴毛里求斯执行该国女警“自卫术”培训任务;饰演电视连续剧《女子特警队》区队长角色;带领作战女队首入天安门广场执行巡逻任务;多次参加重要军事行动和国家大型安全维稳活动和共建学校国防军训,担任多校校外辅导员。培养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全国三八红旗手”、优秀党员和公安、政法系统人才一千余名。
 
  发表多篇论文,获国家级、军级二等奖、三等奖,曾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优秀教育工作者荣誉称号等。
 
  在反恐防暴、校园安全、国防教育、青少年自救互救、心理辅导、女子防身术等领域积累了多年的教学经验。
 
兰飞燕:中国女子特警队警官中国女子特警队
  中国女子特警队成立于1985年,是一支享誉国际的霸王花警队。
  20世纪80年代,国际上恐怖活动日益增多。为了全方位控制恐怖活动,世界各国高度重视女性特种警察的训练和培养,美、英、日、德、意等数十个国家相继成立了“女子特别行动队”、“女子防暴队”、“女子特警队”等组织,执行警卫、反恐饰、侦察等特殊任务。为适应国际国内反恐怖斗争的需要,维护我国的社会稳定,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1985年武警四川总队组建了中国第一支女子特警队。多年来,这支女子特警队先后近百次执行处置突发事件、特殊警卫执勤、“严打”等重大任务,向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外国友人汇报表演上百场次,多次出国执教。她们以强烈的使命感和奇功绝技,出色地完成特殊使命,展示了中国女特警的飒爽英姿。
  1999年8月,女子特警队奉命移师北京,成为中国武警特种警察学院序列中第一支女子特种作战队。
 
  在女子特警队,每个队员除了体能等基础训练外,还要进行射击、搏击、攀登、反劫机、营救人质、野外生存、武装泅渡等课目的训练。她们的训练是严酷的,每次训练都是向生命极限的挑战。 “前方50米处,低姿匍匐———前进”。随着教练的一声令下,数十名女队员迅速趴行在满是泥泞的沼泽地上。一轮下来,眼前的队员已无法与正值妙龄的女孩子联系在一起了,队列中的姑娘们简直就是一尊尊泥塑,没有急促起伏的胸膛难以看出她们是群活物。教官这样说道:“战术实战中,是不分沼泽地还是雪泥地,哪怕前面有盘屎,也要毫不犹豫地爬过去”。
兰飞燕:中国女子特警队警官  抗打训练,是队员的必修课。宽敞明亮的搏击馆,一队头戴拳击头盔的女队员双手后背,两脚叉开,另一队男队员拳打脚踢。“头部、腹部、膝部……”教练口令一声比一声紧,雨点般的拳脚打在对方身上。如果有谁躲闪,一旦被教练发现,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加时赛”,队员却“敢怒不敢言”。如果有谁打“感情”拳,教练准会找你单独“过招”。晚上休息,有的女队员身上肿胀得连衣服都脱不下来了。
  “前扑,流水作业”。教官的口令刚落,队员们迅速跃起腾空前冲,然后扑落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前倒、侧倒……”水泥地上,血渍、汗渍记录下了她们艰辛的痕迹。
  众所周知,男女是有别的,但一戴上这红色贝雷帽,这种意识就会成为累赘。一次野外训练碰到一条10多米宽的臭水沟,如果在平日不要说这水沟,就是刀山,姑娘们也会毫不犹豫冲过去。可污黑的深水确让爱美的姑娘们为难,偏偏又碰上是个年轻的男教官“不明事理”。于是在教官“特警只有军人没有女人”的大吼中,姑娘们再也顾虑不了那么多跳了下去,在又冷又臭的水沟里坚持了几个小时30多个来回训练。中午,姑娘们腰酸肚痛地在床铺上直打滚,她们都哭了,哭泣是女兵们最好的自我调节,也是相互安慰相互鼓励的最好传递。哭完了,大家的心理也就减了压,一肚子的委屈和烦躁也得以释放,抹掉泪痕,把又脏又湿的作训服拧一拧,甩一甩,抖擞精神又准备开始训练。
  女兵们最怵头的是站军姿。在40度左右的高温下站军姿,炽热的阳光烤得人头脑发懵,脸上汗水不停地滑落,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了,刚抹的“防晒霜”也被冲得一干二净,可女兵们始终顶着钢盔巍然挺立着,一个小时过去了,又半个小时过去了,教练员下令停止时,好多女兵浑身一软,瘫倒在地上。可训练哨声一响,她们又站起来若无其事地继续训练。用她们的话说,我们已经习惯这样了。长此以往,昔日皮肤白嫩、身体柔弱的女孩不见了,她们健壮的身体黑黑的皮肤足以与男队员一比高低。有的男队员调侃说:“和女队员在一起,准会忽略还有姑娘”,附近的市民也诙谐地说:“走在大街上,瞧见最黑的姑娘,那准是女特警”。兰飞燕:中国女子特警队警官
  女子特警队在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和打击刑事犯罪中,发挥了“尖刀”和“铁拳”的作用。
  1998年盛夏,天气出奇的热。中午正在执勤的特警队员兰飞燕已是汗流满面,身上的衣服湿得能拧出水来。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失声尖叫:“来人哪,有人……”兰飞燕循声拔脚就往地下通道奔去。
兰飞燕:中国女子特警队警官  “住手!”见到一名男青年正威吓着用手捂住一个姑娘的嘴,另一名男青年手里提着挎包,肆意对姑娘侮辱。小兰大喝一声,两个流氓听到喝声,先是一愣,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女兵,顿时乐了,“今天咱哥俩艳福不浅哪,又送来个女兵。”一个小胡子眯着眼嘻皮笑脸地说,一边挥手让另一个小个子流氓放弃女青年,女青年惊魂未定地冲出了地下通道。
  小兰愤怒地迎了上去,小胡子伸手想抓住小兰,小兰顺势攥住对方手碗,扭身贴近小胡子,一个漂亮的过背摔,小胡子“哎哟”一声,重重地被摔了个“狗啃地”,一时没能缓过气来。小个子有些恼羞成怒,顺手操起旁边一个啤酒瓶,甩开大臂向小兰头部砸去,小兰没有躲闪,只听“咔喳”一声,瓶子碎片四溅,而小兰却安然无恙。小个子惊慌了,一时竟不知所措,他压根就没有料到,这纤弱的姑娘居然比玻璃瓶还硬。两个流氓见难抵来势,撒腿便跑,小兰眼疾手快,一个扫堂腿扫倒一个,接着一个跃起侧踹踹倒另一个。旋即又是几轮重拳,打得两个流氓直喊求饶,乖乖跟着小兰进了公安局。
  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至今让人记忆犹新。一个隆冬的深夜,一阵急促的哨声惊醒了熟睡中的女子特警队员,不到一分钟时间,她们便全副武装集合在操场。按照上级命令,曾勤带领两名小组队员缉捕一名重案犯。凌晨1点,犯罪嫌疑人才鬼鬼祟祟返回二楼住处。突然“嘭”的一声,后窗被从五楼而降的两名队员踹开,罪犯迅速拔出手枪拉门就逃,等候在门外的曾勤迎上猛的一个横踢,接着一个勾拳,罪犯打了个趔趄,慌乱中举枪射击,曾勤偏头躲闪,好险,子弹擦破曾勤的左耳,罪犯举枪正欲击灭楼道的吊灯时,曾勤就地一个鱼跃出枪,“啪”,子弹正中顽凶的右手腕,顽凶正用左手接枪的瞬间,又一颗子弹提前穿过他的左手腕,罪犯还没缓过神来,被扑上来的两名女队员踹翻在地。
  多年来,女子特警队为部队、公检法机关培训骨干近千人。

兰飞燕:中国女子特警队警官
打印此页】  【关闭